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生玺的博客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过去的,除了感动与幸福,什么都可以忘记。面对的,除了逃避和享乐,什么都应该担起。 未来的,除了幻想和奢望,什么都可以眺望。

网易考拉推荐

做一名幸福的班主任(29)  

2014-11-11 12:18:11|  分类: 教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让关系控制了彼此

 

深秋的天气已经透着丝丝寒意。放学了,其余的孩子都回家了,一下子,校园里一片寂静。

二班的教室里,我和孩子们在写成长日记,有些出去的孩子们陆续回来了,没有一句话,悄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了笔。

教室里没有一点儿声音,但我分明看到了孩子们心湖里荡开的涟漪,我相信很多孩子的再用笔讲述着今天在班里举行的活动——

下午,负责心理咨询的马丽萍联系了心理老师盛玉萍来班里做活动,看着孩子们雀跃的样子,我知道这段时间真的太让他们紧张了。

活动开始了,我坐在孩子们中间,享受着“做学生”的滋味。

第一项内容是盛老师让每人抽取了一张扑克牌,让每一位孩子仔细面对我们平时再熟悉不过的扑克牌和它对话,然后随便写出和这张扑克牌有关几句话。

我抽到的是梅花9,在盛老师让大家展示自己的时候我先第一个举起了手,说出了我写的几句话:

“扑克牌的背景是白色,我把它想象成了白雪,我想到的是,在一片冰天雪地中,我看到了盛开的梅花,想到了‘梅花香自苦寒来’,感受了一种力量。”“这张扑克牌,顺着看是9,倒过来看,还是9。由此我想到了生活,在生活中有顺境,也有逆境,只要我们有坚持的精神,顺境、逆境中,我们都能长久。”“9,就是‘天长地久’,这是每个人都喜欢的数字。我想说的是,不到一年我们就要各自东西,我期待着我们能在这剩下的时间里彼此珍惜,即使分别了,我们的友情会天长地久。”“这张扑克牌上的梅花,上面几朵,头朝上,像是正在盛开的花朵。下面几朵,头朝下,像是已经凋零。但是不管是凋零的,还是正在开放,在我的眼里都是美的。因为我突然想到一句诗,‘化作春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几十双眼睛意外地望着我,随即是潮水般的掌声席卷了教室。

我的心里汹涌着快乐,我知道教室里的沸腾是因为我的回答,更是因为对他们来说我居然会举手回答问题这份意外。我的快乐是因为孩子们的掌声,也因为盛老师给我的赞美,同时也因为盛老师自始至终一脸的微笑。就是她的微笑,在二班散发着温情和流淌着和谐。

也许就是她的微笑,孩子们在面对这个没给他们上过一节课的老师的时候,被一种难得的温情笼着,加上我这个平时的有点严肃的班主任今天成了他们之中的一员,并且向他们一样地举手发了言,于是就连平时一向沉默的孩子都争着勇敢地站起来,展示自己,而且自始至终,笑声不断,有的孩子居然晓得前仰后合——教室里暖暖的。

我在想,孩子们勇敢的表现和欢快的笑声,除了和盛老师暖暖的微笑有关以外,还因为他们第一次和盛老师在课堂面对面,这样的面对对老师来说没有因成绩而衍生出来的对孩子们的多多少少的成见,对孩子来说没有了潜意识里的压力和顾虑,于是就有了良好的氛围。我还在想,孩子们笑得很欢,是不是因为我,看见孩子们很精彩的表现,我实在是很开心,我首先被笑得前仰后合,于是孩子们放开了自己——放开自己,这本身就是这节课的目地之一——放开了,孩子们就有了更加优秀的表现。我还在想,当我站起来把我和“梅花9”的对话展示给大家的时候,同学们给我的掌声和赞美的目光,盛老师对我的表扬让我享受到了久违的做学生的快乐,以至于在活动的自始至终我都有和孩子们争抢展示机会的冲动。从这一点出发,作为老师的我不就有了另外的收获吗?其实在我第一个举手发言之前,面对全班同学,面对盛老师,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和顾虑,我之所以第一个举起手,还是因为我下了一点一定第一个举起手来的决心,从这一点说,在平时我有什么理由责怪那些不能勇敢地举手展示自己的孩子?就像今天一样,没有责怪的课堂不是更激励着每一个人吗?

教室里静静的,孩子们有的埋头读书,有的还在写成长日记,我真的想知道,今天他们在日记日写了什么。

快下课的时候,我们彼此交换了成长日记,他们是这样写的:“老班第一个站起来的时候我有点意外,他的展示是对我的鼓励”;“没想到一直有点严肃的他,和我们坐在一起的时候笑得前仰后合,老班,你好可爱……”(这是第一次听孩子们说我可爱);“他和我们坐在一起,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我感到我们的关系一下子近了,不像平时在面前我总觉得很拘谨”……这些话,都是平时疏远我的孩子们写的。

关系?我突然想到了心理学讲到的关系,我不能不承认有时候关系就是一种控制,当我的角色不再是老师,当我坐在孩子们中间和他们一样地在回答盛老师问题的时候,我给孩子们的或者是给少数孩子的不再是因为特殊关系而带给的紧张和拘谨,这个时候,他们不就因为少了一份担心而多了一份舒展。孩子们和盛老师之间因为没有分数等等的关系控制,孩子们不是有了自由展示的心理空间吗?这样的课堂不就多了一份快乐和精彩,多了一种在自由中更好地创造的氛围?

那么,我该怎样改变或淡化我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呢?我想除了大家都在追求的所谓的“新型”的师生关系这样硬邦邦的理论味儿之外,在学习成长的过程中,别把成绩等这些让孩子沉重,家长沉重,老师沉重,甚至学校沉重的结果过多地带进成长过程里,我们别以高高在上的身份轻易地为孩子们贴上优劣的标签,以此来束缚孩子,我们别在和每一个孩子在一起的细节里用我们的行动特别强调我们的角色的时候,会不会更让一个团队,一个孩子拥有更理想的成长呢?

我想,一定会。

这样想着,我感到,有些寒意的深秋的夜里,灯光笼着的二班在无边的夜幕中正散着温情!

 

     2013年10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