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生玺的博客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日志

 
 
关于我

过去的,除了感动与幸福,什么都可以忘记。面对的,除了逃避和享乐,什么都应该担起。 未来的,除了幻想和奢望,什么都可以眺望。

网易考拉推荐

舍不了的簸箕湾情【原创】  

2012-11-06 17:27:30|  分类: 难忘的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放假,突然想到一直惦念的簸箕湾转转。

下午雨一停,儿子就崔我。

我想让父母一起去,母亲由于身体不好,去不了,不过在心里她还是很想走一趟。父亲尽管八十有余,腿脚不便,我一说,欣然同意。妻子自然要去的。

于是我们开车出发,经过一段不长的水泥路,车子便进入了两面连山的山谷,崎岖不平的石子路,坑坑洼洼,这条路,祖祖辈辈一代一代走下来,他们在大山深处寻找着能吃饱饭的日子,爷爷和奶奶走过了,父亲母亲走过了,我和已逝的弟弟走过了,有饱肚子的日子一直走到了今天。

今天,父亲却是坐着轿车,和孙子一起,再一次以怀旧的心情这条路,他老人家的心里,想着些什么呢?

“二十年没走这条路了。“父亲感叹着,”看那是有名的栓狗桩,现在全给炸坏了。”栓狗装,我记忆犹新,小时候,一群小孩子,早晨骑着马,带着茶壶、干粮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中来到这里,两边是高山斜坡,中间是草地,下了马,把马缰绳往马脖子上一缠,马就随便在山谷里吃草,真的就是信马由缰。而孩子们或在草地上打闹嬉戏,或攀上山崖,采野果吃,累了,就在茶壶里盛满清凉凉的山泉水,三块石头支起锅灶,找来干柴烧茶喝,那味儿,隔了二十几年,此刻依然在我的唇边。吃饱了,躺在草地上,栓狗桩的传说就一遍一遍的复习、想象、再创造。栓狗桩,就是一座孤立的天然石柱,中间有一圈凹了进去。传说这是二郎神栓狗用的,中间凹进去的地方,就是栓狗的铁链子磨出来的。就这个情节,吃饱了干粮,喝足了茶水的孩子们想象润色,加工成了好多版本的神话传说,滋润着每一个放马的日子,

再往前走,就是神秘的石门坎,“星星,看那是石门坎。”父亲像小时候给我们将故事一样说起了他的传说——当年孙悟空追杀二郎神,到了这里,一道绝壁挡住了去路,眼看二郎越来越远,情急之下孙悟空高举金箍棒,一棒下来,绝壁从中间劈开了……也就是这个故事,当初大人讲给孩子,孩子们在放马的下午,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想想再创造,比今天父亲讲给孙子的故事要精彩的多得多。

也就是这些故事,在那些没有课外书,没有音乐,没有零食,只有干粮和泉水烧成的茶水,只有充足的课余时间的岁月里,孩子们用自己的想象一边一边把他们写在青草地上,写在蓝天白云间,写在每一个快乐的午后,丰富着孩子们的心。

一天又一天,马,一天天肥了,放马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了,长大了孩子们带着被创造了无数遍的故事充实了的心,丢下了草地,走向了簸箕湾……

我们继续往前走。刚开始时,我给孩子说我们要去簸箕湾,其实簸箕湾就在娘娘山,娘娘山应该是这里比较有名的风景区,但是我在说出口时,不由说成了簸箕湾。簸箕湾,更牵动着生活在这里的祖祖辈辈的心,因为簸箕湾,有大片的土地,我的父辈,包括我们这一代在这里寄托了太多太重的愿望,在这里付出了太多的劳动。从感情上,簸箕湾,是太多人心灵深处结的太牢的情结。再美的风景,也抵不上和实实在在的日子这样关系密切的一片平凡的土地,因为这里太多的人付出了太多的情感。

到了簸箕湾口,父亲说就到这里吧,我就不下去了,走不动。你们去看看。看来父亲完全懂得我的心情,他也把这里也当成了这次进山的终点。

我、妻子、儿子下车步行上。我情愿步行,因为我的父母在这里付出过,我也在这里劳动过,风里雨里,吃过太多的苦。妻子情愿步行,因为她知道,我在这里劳动过,吃过苦,她想看看。因为下车时儿子说了一句,走着去啊。妻子接过话,说你爸爸在这了劳动过,我们去看看。

原来的路已经不复存在,到处是水洼,这里退耕还林已有十几年了。顺着山脚干一点的地方,艰难前行,每一步几乎就是一段或有关父亲,或有关母亲,或有关已逝的弟弟的记忆。

好不容易上到山上,簸箕形状的几十亩地,展开在眼前,不同的是已经全换上了松树、沙棘树,沙棘树上结满了红红的果子,儿子兴奋地左摘右采,我立马在大片的树丛中找到了我家的那块地,站在地里,眼前放佛就有了当年的风雨,雪花,仿佛有了弟弟冻僵的手,有了母亲在雨雪中收割最后一小片油菜或青稞的匆忙……

“星星,这里就是我家的地。”我若有所思的对儿子说,期待着他能过来好好看一看。“星星,过来看,这是我家的地。”妻子也叫了一声。儿子转过身,随意看了一眼,一句话没说,继续开心地摘沙棘果。妻子陪我站在地中间,一言不发的望着远处。

我不怪儿子的漠然。八十有余的父亲情愿跟着我来簸箕湾,因为这里有过他的愿望,他在这里付出过。妻子愿意陪着我,因为她爱着、担当着这个家,和这个家有关的他都放在心里。儿子虽然已有十四岁,但二十几年以前的日子和他这个生活在城市的孩子距离太远,大人到这里寻找饱日子的岁月他永远体验不到,他看见的只是眼前大片火红的沙棘果,听到的只是此起彼伏的野鸡的啼叫。

“栓狗桩”、“石门坎”、“簸箕湾”,以不同的情感睡在父辈与我的记忆中,一旦触及,余音不绝。远离了这片土地的儿子,再美的故事,再美的传说,除了让他们有了一时的兴趣或激情,不会有太多的触动。

担当着,投入了,才会酿出情感,尤其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